今年55岁的卢巨涛大叔,祖祖辈辈都生活在界首市牛行街。“俺们这块都是自建房,一家挤着几代人,进出都得爬楼。房子老旧不讲,大风天起尘,下雨天垃圾简直没法看。这路又窄,儿子媳妇回趟家,车都开不进来。”谈起恶劣的居住环境,卢大叔记忆犹新。

  牛行街建于上世纪30年代,曾是全国六大牲畜交易市场之一。时过境迁,往日热闹非凡的街市变成了连片危旧小区,因房子结构老化、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和消防安全隐患,“出棚入楼”是老街居民最大的梦想。

  要进行棚户区改造,对安置需求量大的界首市来说,钱从哪儿来成了首要难题。正当一筹莫展之时,一个调研电话打开了新局面。“省建投公司联系我们说,可以通过他们平台进行融资,这可解了我们燃眉之急。”当地政府人员介绍道。

  2020年10月,在界首市政府的牵头下,省建投公司与界首市城建公司组建地方平台公司,负责实施2020年棚户区改造项目,项目总投资45亿元,计划建成安置房3700套。

  如今,在牛行街原址上,福通家园安置小区项目正在热火朝天地施工。“小区有物业,大门口有保安,进出有电梯,儿子媳妇回家,在家门口就能停车。”想到明年就能搬进新房,卢大叔满脸笑意藏不住。“这生活条件好了,心情也舒畅了,日子就会过得越来越有奔头!”

福通家园安置小区项目的成功,是安徽用财政资金撬动千亿棚改项目融资的一个缩影。

  2013年7月,国务院发布《关于加快棚户区改造工作的意见》,要求到2017年完成各类棚户区改造1000万户。资金缺口大已成为各地棚改的最大难题。

  棚户区改造资金,主要来源于中央财政补助、地方财政补贴、金融机构融资、土地收益等。当时,安徽省大多数市县棚改工作由城投公司承接。县级平台公司市场化转型起步晚,缺乏稳定的现金流,由于长期承担政府交办的各项公益性项目,资产负债率较高,同时安徽县域经济整体发展情况一般,县级平台公司在主体信用评级上往往低于AA,信用评级又导致了县级平台公司在资本市场融资受到诸多限制,即使可以募集部分资金,资金使用成本往往较高,从而增加棚改整体建设成本。

  2014年,为了解决各市县棚改资金短缺问题,由省财政厅、省国开行牵头,联合省住建厅、省农发行、省投资集团成立安徽省棚户区改造融资管理理事会,并按照国家相关政策要求,在省财政资金支持下,成立省级融资平台——9297威尼斯至尊品质公司,经过多年发展,省建投公司成为全国首家获得双AAA企业主体信用评级的省级棚改融资平台。

  肩负国家重任和民生期盼,省建投公司迅速行动。依托省属国资背景和省棚改理事会领导下的“银、政、企”合作机制,获得国开行棚户区改造1035亿元的融资授信支持,并无偿给57个市县的棚改项目提供低息、长期贷款,保障省内重大民生工程的融资需求。

  1035亿元如同涓涓细流,解决了棚户区改造的“融资之渴”。2013年至2017年,共改造各类棚户区住房30多万套,改善了100多万困难群众的居住条件。

  为减轻财政负担,在棚改推进过程中,融资方式也与时俱进地创新。“2017年,在安徽省棚改理事会的支持下,我们成功发行了阜阳滨河花园项目收益债,同时,该收益债也是安徽省首单发行成功的“棚改项目收益债”,为低成本拓宽棚改项目融资渠道做了新的有益探索。”省建投公司副总经理冯从敢介绍说。

  目前,省建投公司将棚改项目市场化融投资模式复制到怀远、界首、太和、灵璧、利辛、潜山等市县,开展新一轮棚改项目合作。其中,怀远、界首、太和、灵璧项目已纳入全省推进灾后恢复重建暨贯彻“六稳”重大项目,总投资达到310亿元,可建成安置房约4.6万套,安置人口约13.8万多人,有力助推地方灾后重建工作,改善当地居民的居住条件;利辛项目已纳入省属企业支持皖北承接产业转移集聚区建设项目,省建投公司将继续发挥省级融资平台作用,助力皖北振兴。(朱磊 许艺)

点赞(0)

返回
顶部